没有物吉……

挺直腰板啊,大将!

有社恐,一个居住在平安京的审神者。
(其实根本就是社恐完全体。)

希望能把小幸运带回家。

【本丸日常/骨喰】

今天把骨头作为近侍,因为想听听他的近侍语音。
“别管我了。”哦,这句一直很符合他的性格呢。
于是又点一下,
“别管我了。”
……
又点一下。
“别碰我。”

一下子就被这句话吓到了。但是我能理解的,这孩子经历了大火,所以失去了很多记忆,所以不爱说话。
而且我和他的交流要靠鲶大眼来传达【。
正是因为和骨头很像,所以我对他应该是会有格外的关心的。

想和骨头说说话,如果他不愿意说的话,只要听我说就好了嘛。

喜欢看骨头出阵。明明是「突击」却可以变成「喜欢你」
(反正不是对我说的。)

看到骨头极化的信,我看着看着就哭了。还好,本丸永远是你的家,回来吧。
(然而国服还没出极化。)

想买好看的小梳子给骨头梳头发。

骨头的身高和婶婶差不多呢,所以想在骨头出阵回来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hug。

他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,所以平时总是会戴着手套,所以婶婶想帮他戴上手套呀。

如果骨头愿意和婶婶说话该多好呀。

因为上次联队战天天出阵,所以胁差除了还没来的小幸运,全部毕业了。胁差们可以好好休息啦,从lv1到lv99真的辛苦了。会在演练场帮忙对抗欧婶们。
不过不会放在一队。

其实骨头很乖。

真剑的时候很帅气地背过身,腿又细又长,真的好好看呀。

其实眼睛也很大啦,但是大眼的名字被鲶大眼先用了,不然我也可以叫他骨大眼?
哈哈。

我深深地喜欢着这个有你存在的平安世界。

【阴阳师/关于狗子】

时隔几个月,又来说关于狗子的事情了。
总是在大半夜才有一箩筐的话想说。

其实我对大天狗的偏心是显而易见的。
不,应该说是偏爱了。
虽然我知道我几乎是一个全员厨,但是在心里我还是分的清最喜欢的是哪一个。
狗子咯。

(这里要对不起一下我的狗粮队长们,阿爸也是爱你们的……)

算算日子,入坑两百多天,当初就纯粹是因为狗子长的好看,所以就来玩游戏了。
对呀,就是这么肤浅。
但是很无奈,一直都抽不到狗子,中间被断了很多次非酋,可惜都不是狗子。
很早就给狗子准备了12颗黑蛋,就是希望他来的时候,可以一下子加满技能。
所以当我有一片狗毛的时候,那个欢喜程度,用基友的话来说,那就是“又疯了一个。不就是一片狗毛吗?至于那么开心嘛。”
她不懂,毕竟她第一个金色框框的式神就是大天狗。
这种执着,在我掉进刀男的坑里也没有变。所以我的初始刀是被被。
就是因为看到被被和狗子的cv是同一个人,所以就选了他。
虽然这样真的很对不起被被,但是后来确实因为被被萌萌的性格,所以喜欢上他本人。
你看,被被作为我的初始刀,他都快毕业啦。狗子呢?

哦,跑偏了。

狗子这个式神真的很有灵气,虽然中二,还有点傲娇的感觉。但是目标几乎没变过,一心一意只为追求大义。

虽然我也不知道他的大义什么时候能够完成就对了。
他是真的很好看了,倒A字的刘海,一直很戳我萌点呀。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定义的大天狗。
有人把他当做朋友,有人把他当老公,也有人把他当孩子。

其实我更多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窥探他的人生。如果可以,必要时,能够帮他一把,帮他完成大义也是很不错的体验。
我喜欢狗子,喜欢他那股中二劲,因为我也是个中二病。
有时候觉得他像朋友,可以一起并肩作战;有时候觉得他像孩子,感觉他也可以受到别人的呵护。(咦,哪里不对。)最后一个的话,好像从来没想过呢233。

最新的那套皮肤,他把刘海翻上去了,觉得他看起来成熟了很多,还有点难以接近了呢(笑)不过,有点像当初摘下头套的那个大背头狗子,很苏。

所以我的记忆还是留在原始皮那个中二的少年就好了嘛。

由于我日常一问,“今天我有狗子了吗?”基友已经听出了茧子,所以特地把她的狗子名字改成了“我爱xx”,那个”xx”就是我的名字。哈哈。

其实和狗子一样遭遇的还有连连和隔壁刀男的珠子。
都是属于那种爱而不得的状态。不过珠子是真的说多了都是泪,1200战无珠子真的很无奈呀。
连连和狗子,基本看脸【。

越是想要,就越是得不到,小朋友可不要学我啊。

说不定,他哪天就来了呢?
晚安咯。

【寮日常/段子】

我的寮内设定。
大天狗,跟他爸一样,是个中二病。

“爸!家里没有勾玉了!”一大早,大天狗就开始在庭院嚷嚷。
阴阳师又不耐烦了,点了根烟,在烟雾缭绕中幽幽的说,“我昨晚掐着点十连抽,都抽光了。”
大天狗兴奋的走近,“怎么样?有没有新的小伙伴,和我一起去完成大义啊?”
阴阳师摇摇头,“十个r,可以说是非中之王了。”

“遇见你,竟花光我所有欧气。”

记得刚开荒的时候,别说六星暴击御魂了,六号位有御魂就很不错了。
晴明又开始回忆起前尘往事。
“嘿,哥们儿,你这狗子不行啊,六号位咋是生命加成呢?”队友的嘲笑把晴明拉回现实。
晴明怼回去,“我家狗子血脆咋地了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原来,我还是没有狗子啊。

【寮日常/狗雪】

自带OOC,性格什么的都会有改变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的是什么。
这个洞来源于我之前打了一个月的黑晴明,因为等级低打不过,只能看着对面的三人组干生气。
Ծ^Ծ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雪女自打有记忆以来就一直跟随着黑晴明。

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两个人影,一个脸部有着诡异色彩的男人,平日不苟言笑。另外一个人根本就是神情淡漠,背部有一双巨大的翅膀。

有翅膀的男人双手交叉 倚在门边,并没有看雪女,说道:“既然醒了,就回到该回去的地方吧。”

可是雪女并不知道自己要往何处去,因为她好像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的,一切关于从前的事情都被抹消的一干二净。于是她叫住有翅膀的大妖:“我似乎无处可去呢。”

大妖似乎并不意外,反倒转过身来,“吾名大天狗,刚才那位阴阳师是我的主人,晴明先生。你是他救下来的,既然如此,就跟着吾吧。”

雪女思忖:“这人莫不是妖怪。”猛然想起,自己或许也是个妖怪,毕竟在那样寒冷的天气里都毫发无损,也只有妖怪才有这般能力了吧?

 

就这样,雪女开始了跟随黑晴明的生活。

黑晴明平日会出去退治妖怪,大天狗如侍从一般跟随。他们也不会交谈,似乎黑晴明也不愿意别人过问他太多的事情。

雪女平日也不大擅长交谈,不哭也不笑,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。

路上遇到的小喽啰,黑晴明和大天狗自会解决,倒也不用雪女出手。

 

雪女第一次被黑晴明刮目相看是因为一次妖怪退治。因为平日退治妖怪是不需要雪女出手的,他和大天狗两个人就可以搞定。

奈何这次妖怪太多了,围着黑晴明不停的转,纵使强大如大天狗,也有些束手无策。

雪女默默地在旁边放了个大招“暴风雪”。一瞬间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那些妖怪便全部再也动弹不得。

黑晴明虽心里有困惑,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把小怪灭掉,关于雪女的问题可以回去再细细盘问。

 

 

跟着黑晴明一个多月了,雪女发现大天狗总是随身带着一支笛子。

他不爱说话,但是总会在闲暇时刻拿出来吹。

雪女其实很喜欢听大天狗吹笛子,他的笛子有一种净化人心的作用。但是雪女从来都不敢出现在大天狗面前,他偶尔会在庭院前吹笛子,笛声瞬间弥漫在整个屋子。这时候雪女会悄悄飞上屋顶,坐着静静地听。

大天狗这人,战斗的时候,眼神会变得很狠厉,那些与之敌对的小妖总是闻风丧胆。但是他也有自己温柔地一面,可是谁也不知道。

 

偷听别人吹笛子还是有风险的,雪女有一次在屋顶偷听他吹笛子,不小心把一块拿在手里把玩的冰块掉下去了,大天狗的笛声随之停住,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“吾并不喜欢别人听我吹笛子。”

“那对不起啊,以后我就不偷听了。”雪女带着一丝歉疚,遂认真的道歉。转身欲走。

“慢着。”大天狗叫住她,“这笛子,你究竟偷听过几回?”

“两回吧。”雪女认真地比出一个二的手势,“如果这次也算是偷听的话,那就三回。”

 

大天狗顿时觉得这个平日不笑也不哭的女孩子也挺萌的。

“我虽不懂你笛声里面的故事,但是就是觉得挺好听的。”雪女又补上一句。

第一次被夸奖了的大天狗也没再好意思说什么。

 

“那以后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听了,不过最好还是在屋顶坐着吧。”

 

再后来,他们变得更熟络了。

作战的时候,雪女先冻住对方,大天狗随之飞起,一下子就搞定对方所有小喽啰。

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无需多言,就连站在旁边的黑晴明都觉得这个默契太诡异。

 

大天狗经常会拿一些新的谱子在庭院里吹,笛子悠悠的响起,雪女下一秒就会准时出现在屋顶。

 

“这首怎么样?”

“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“那和上一首比呢?”

“那还是这首好听吧。”

说完,两个人就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
大天狗也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,只要知道她会一直在听,这就足够了。

这和从前的大天狗可不一样啊,以前的大天狗从来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一心一意为了完成大义,和吹他的笛子。

 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心就开始逐渐温暖起来了。

若是能够一直这样多好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最后,说一下我那个朴实的愿望吧。

我想要个大天狗。

 

 

 

【寮日常/兵佛】

兵佛

这次是真的ooc。
脑洞来源于一张好哥@青春迈克尔  的兵俑抱着两面佛的同人图。

反正是脑洞嘛,没关系的吧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兵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两面佛是在魂九,虽然他只是个蹭经验的。
他跟随着大队一起去打副本,队长是姑获鸟,副队长是大天狗。再加上强力辅助座敷童子和山兔,他知道这个组合稳赢了。

不过第一次去魂九的时候,第三关阴阳师队伍还没有战斗经验,经常被大蛇左右那两个金色的式神吹的人仰马翻。
然后以失败告终。这时候,阴阳师总会尴尬的挠挠头,“又失败了呢。那再打一次吧。”
结果又是差不多的。
那时候兵俑脑海里第一次有了“强无敌”这种概念,大概说的就是那个金色的式神吧。

阴阳师苦练了三天,加强了两个输出式神的攻击能力,所以这次打第三关的两个金色式神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
当他看到两面佛倒下的时候,眼神还是坚定的,直直的看着他,这让兵俑有点发怵。
这个式神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回去之后,兵俑第一次询问起阴阳师先生那个金色式神的故事。
阴阳师点了根烟,席地而坐。
“他啊,是两面佛。一面是风神,一面是雷神。其实阿爸的寮里也有几个小碎片,也就是两面佛未成年的幼崽状态,如果想要凑成一个的话,得每天都往竞技场跑一趟呢。”

兵俑恍然大悟,想起了从前守护在原主身边时,总会有强盗来惹事。
每每这时,总会有一个神明来对付那些人,还他们一个清静。
兵俑那时便想跟他道谢,可是这个神明却说,“不必向我道谢,吾是风神,这里是吾的领地,我只是维护吾的地盘而已。”

于是他们不再交谈,就这样过去几百年。却再也没有强盗歹徒再来。

后来,兵俑开始告别主人,出外面的世界看看,最后来到了阴阳师的寮里。

两面佛却因为被剥夺神明资格,性情大变,离开了兵俑的所在的地方。
后来被阴阳师召唤为式神,帮忙退治妖怪。

其实兵俑和阴阳师一样,都是不愿意上竞技场的。
可是这次,他却义无反顾的说,大人,我要上竞技场。
兵俑在竞技场的能力很强,只要他有机会动手,对面就只能罚站了。
但是每一次斗技下来,兵俑都会收到很多谩骂,各种投诉。

“兵俑简直有病!”
“跪求兵俑滚出斗技场!”
“求求您了快把他送回神龛吧!”

刚开始的时候,兵俑听到这些还是会难过的,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。毕竟他的目标从来都只是想要攒那人的碎片而已啊。
他在心里对自己说,再打几场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

12/50
36/50
50/50
……

不知道斗技斗了多久,两面佛的碎片终于凑出来了。
兵俑很激动,阴阳师索性让他召唤。
兵俑颤颤巍巍的召唤。顿时金光闪闪,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式神,两面佛。
“吾是两面佛。尊贵的ssr。凡人,跪拜在我的脚下吧。”

两面佛等级不高,所以兵俑常常带着两面佛出去打本。
两面佛总是一脸轻蔑,“愚蠢的凡人,那样懦弱的对手需要神明来动手吗?”
“愚蠢的凡人,你没有资格叫神明出阴阳寮。”

兵俑总是沉默不语,但是会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。

等级低,没有实战经验的两面佛总会遭遇命悬一线。
兵俑会用实力告诉两面佛,他错了。
但是神明是不会拉下脸来承认自己的失败的。

兵俑从前是以守护主人而存在的,可是这次想要守护的人,似乎强大到不需要自己守护呢。
趁他能力还没复苏,能报答多少就报答多少吧。“趁我还能保护你的时候。”
两面佛虽然不肯拉下脸承认自己能力不足,却也不再狂妄自大。

他们的等级越来越高,能力也越来越强,并且默契十足。
兵俑觉得这是他离开主人以后,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了。

可是好景不长,寮里要来新的退治妖怪的式神了。
代价是有式神要作为交换,换成等价的御札。
式神们都心知肚明,这个被交换的式神一定是两面佛。
可是兵俑不知道,这个两面佛也不知道。

最后,两面佛从其他式神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宿命,却也不再反抗。
原来两面佛的存在就是为了换御札,迎接新式神。
可是他担心的是,他不在了,那人真的还有兴趣去单挑大蛇吗。
可是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消失,会更难过吧?

两面佛随口说了一个时间。
又一次孤零零的来到神龛,背后是阴阳师。
“两面佛大人!”身后响起了兵俑的声音。
“在下,愿意和您一起走。”

两面佛看着五星的兵俑,没有同意。
“你可是寮里的扛把子啊。”

“只有和神明大人一起出阵,才有意义啊。”

随即兵俑不再说话。
他走上前抱起两面佛,一起走进了神龛。纵身一跃,那一瞬间都成了蓝色的御札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两面佛忽然想起来了很多上一辈子的事情。他说,从前都是那阴阳师送我来这里的呢,孤零零的走上神龛。但是这次似乎不一样了。

阴阳师叹了口气,兵俑原本就是为了守护主人而存在的,所以他讨厌战斗,讨厌杀戮。他想要的,从来就不是这些。
从前的他愿意走上竞技场,也只是因为两面佛。
这次终于解脱了吧。

其实包括晴明在内,所有人都不知道,神龛并不是一个式神的结束,而是他新生活的开始。

“那么,两面佛大人,您愿意跟着在下一起到处去看看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阴阳师(也就是我):不过,以后我再也不用斗技了。

【寮日常/荒雪】

冷门,ooc。
来源是因为好哥@ 青春迈克尔  的一张图片,就荒雪莫名其妙同框的图片……
毕竟我农村人脑洞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女恋爱了。
可惜是暗恋。
她好像喜欢上了隔壁寮的荒哥。
于是丢下了自己作为本寮控制扛把子的地位,天天跑去隔壁蹲墙角。
作为一个控制式神,雪女很少去打大蛇,但是她又作为一个五星没满级式神,所以她跟晴明请求在旁边观战,顺便蹭经验。
晴明也就同意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,这位阴阳师大人平日喜欢和好友一起组队去打本,所以雪女就见到了那位好友家的荒。
雪女平日待人接物都是持着一副冷冰冰的态度,自然对着这位超模是不屑一顾的。
不过,天天见面,雪女对荒也就眼熟了。

这次打本的过程中,雪女发挥失常,没有冻住对面,眼看就要提前退场了,说时迟那时快,荒突然放出天罚月。
荒在她耳边飞快说了一句,“打本的时候,最不应该的就是分心,下次就不一定会有人来救你了。”

她看到对面瞬间像达摩烟花一样爆炸了。
雪女那冰冷的少女心也一下子爆炸了。

这件事式神们是知道的,也很赞同雪女的这种行为。因为他们发现,雪女自从暗恋隔壁荒以后,待人不再冷冰冰的了,而且还有一点温柔……?
据每天都和晴明并肩作战的座敷回忆道:昨日和雪女姐姐一起去打本,放完大招后,对我一笑,然后说了句,感谢你提供鬼火呀。虽然很反常,但是温柔的小姐姐谁不喜欢啊。

这天,晴明想带着雪女去打皮肤本。可是找遍了整个寮都没有看到雪女的影子。
他只好唤来兔子,问她雪女去哪了。兔子只好告诉晴明,雪女最近在隔壁寮蹲墙角。
晴明扶额,“她怕不是喜欢上隔壁那个荒吧?”
兔子疯狂点头,不能再同意了。
“难怪她最近打本老是冻不住(emmm这不能怪雪女……)”
说着就看到雪女回来了。看到雪女支支吾吾的,不知道该怎么和晴明解释。
晴明倒也没生气,反倒是拍拍雪女的头,说:“你想去隔壁玩就去呗……但是想倒追荒哥还有有点难度的……”

“这……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雪女一脸疑惑。

“因为……
隔壁寮,是为父的小号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深藏功与名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有毒啊。

tbc.

【假如审神者离开了本丸】

假如审神者离开了本丸

 

本丸日常,OOC严重。这个婶婶思维跳跃很大,想出一出是一出。

没有性别的审神者。

 

离开了本丸?这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

清晨,江雪左文字打开审神者工作室的门,并没有发现审神者。

“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。”

 

婶婶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,喜欢在黑暗的小屋子里给刀剑男士们下达出阵命令。除了每周的近侍以外,几乎没有人见过它。

本体是一个短发的人,厚厚的刘海几乎遮住了整张脸。其实拨开刘海能看到大大的黑眼圈,因为长期的熬夜声音变得沙哑,一开口就是一口烟酒嗓,其实好好说话是正太音。

性格孤僻,不爱见人。

 

平日喜欢让不爱出阵的江雪作为近侍。

江雪日常一问,直至何时,战争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……?

“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。”江雪眼睛闭上,祈祷着和平。

“这时间的战争,总有一天会结束的。希望如你所愿。”

一时间,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

偶尔刀剑男士出阵回来,喜欢迫不及待找审神者说话,和它说这一路上发生的愉快的事情。

五虎退的小老虎会一起拥过来,婶婶也很喜欢小老虎,但是它第一时间还是会仔细看一下五虎退身上有没有受伤,需不需要去手入。

在修复面前,审神者从不会吝啬加速符。

五虎退会在审神者面前转一圈,表示没有受伤。然后开始蹦蹦跳跳的诉说着路上的事情。这时候审神者的眼睛才会从刘海中冒出来,亮晶晶的。

就像第一次从大阪城出来的信浓一样,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。

 

审神者喜欢和短刀交流,压力不大。

十分喜欢给乱酱买好看的小裙子,由于经常过度使用甲州金而遭到博多和长谷部的驳斥。

喜欢给本丸买景趣,但是对于包丁藤四郎日常想要一个人妻表示无能为力。

 

审神者由于自身的原因,眼睛不敢和别人对视。一旦被身材高大的打刀太刀盯着就会忍不住看向别的地方。

 

不过除了和泉守兼定。

兼桑是本丸的第一爱豆,还自带迷弟。

但是由于出场台词太长,所以经常还没说完就被审神者打断。在审神者眼里,兼桑就像是一个小孩子,不过也没错,他是本丸里年纪最小的刀刀。

但是因为话多而经常被打断。有时会见到审神者和兼桑斗嘴的场面,但是审神者的话不多,最终也不了了之。

比如:“怎么,被我迷住了吗?”

婶婶:“抱歉,并没有==”

出阵的时候因为长发很难打理,所以有时候头发乱糟糟的。国广会从审神者那里拿来小梳子给爱豆梳理毛发。

本丸里最喜欢梳理毛发的是小狐丸,所以审神者喜欢买好看的梳子。

其实审神者也想要去摸摸兼桑的头发,看起来很柔顺。

可是怂。

 

 

此刻的审神者因为经常熬夜,所以发烧了,被家里人送进了医院。

睡了一天,所以没有时间登陆游戏。手机也暂时被家里人收着了,所以也就没办法回本丸。

 

刀剑存在的理由是什么?为了保护历史。(这个我也不知道…)

但是审神者没有下达命令,所以刀剑就无法出阵战斗。

本丸后院的番茄已经熟了一批,长谷部把新的番茄种子放下去种。

烛台切喜欢在厨房里钻研乌冬面的新做法,就等着审神者回来品尝不同口味的乌冬面。

几乎所有的刀剑男士都被叫去内番了,就连本丸面前的那块空地,平日是审神者扫的,如今也被刀剑扫的干干净净。

就连审神者那邋遢的卧室,也被掇拾的整整齐齐。

 

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,又好似只过去了一天。

平日审神者也不常说话,但是只要它在,日子会很充实。

 

某天早上,不知道是哪个机动快的短刀看到审神者回来了,赶紧跑到院子里告诉大家。

等审神者走近,他们发现审神者平日的黑眼圈不见了。

并且笑意盈盈的冲着他们说:“ただいま。”

 

其实它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审神者。